关于我们

《真三国无双6》人物列传-魏

本来想说说对游戏本身的感想,可是大家珠玉在前,藐予小子不能赞一辞。这次无双六最大的亮点是国传剧情,可惜没有个人传,那么就随便写写我自己对人物的感想吧。

魏传-我の霸道

夏侯惇-师臣者王,友臣者霸

夏侯元让在史书中的形象与文学和游戏中的形象有很大不同,相对来说更为大家所熟悉的夏侯惇,是冲锋陷阵,拔矢啖睛的猛将;而史书中的夏侯惇,除了扫荡匪寇,绥靖地方之类小规模战斗,打仗对上有名的敌手就没赢过,倒是尊师、好学、重农、兴业,俨然一位内政型人才。而且因为与夏侯渊同营为将,为了区别,军中叫他盲夏侯,他还很不高兴;照了镜子看到自己的独眼,更加气的直接把镜子飞了。由此可见,要么他原来是一位美男子因此对自己破相极为恼怒,要么他也是和张郃一样的乌兹库希追求者。

不过有一点没有区别的是,元让是曹魏第一亲贵重将。三国无双系列衍生如大蛇、联合突袭中,和元让有关的道具中常常见到不臣两字,这里不臣并非有不臣之心的意思,而是出自于魏书:时诸将皆受魏官号,惇独汉官,乃上疏自陈不当不臣之礼。太祖曰:吾闻太上师臣,其次友臣。夫臣者,贵德之人也,区区之魏,而臣足以屈君乎?自从曹操进位为公,以十郡为魏国,此时又进位为王,已有始王终帝之象,但还是汉室臣子,与夏侯惇虽有官秩高下之分,但终究份属同僚。不授夏侯惇魏国官号,也是以示亲重,并仿古人师臣者王,友臣者霸的用意。但是夏侯惇最终还是求到了魏官,不像游戏中,始终亲热的叫着曹操孟德。

中平六年十二月,曹操起兵,夏侯惇列席军中裨将;延熙元年四月,曹操死后三个月,夏侯惇在魏大将军任上追随曹操而去。曹操建成霸业的三十一年,夏侯惇是一个完整的见证者,追思历史,他可能缺少别人的闪光时刻,但在曹操孤独的霸道边上,始终有他的身影。

曹操-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曹老板的这句话,既成了他骂名的根源之一,也被现在很多人奉为圭臬。从个人角度讲,这种极端利己主义为我所不取,但是我曾经看到一个颇有趣的解释,因此拿来做这段的题引。这个解释就是,负是背负的意思,曹操表达的是不计回报,为天下苍生服务的思想。

毋庸考察原文出处,两千年前的古人曹操不太可能也不应该被苛求有这种思想,而且曹操多才多艺亦复多欲,不像能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人。但是游戏里的曹操却颇有这个意味,曹操以理治国、以术驭人,求的只是一个人人能自展其才的天下,五代里霸业既成,搴衣而去的结局其实是非常有味道的。而这个结局也是本于曹操唯才是举的求才思想,在那个士族政治方兴未艾的时代潮流下,三国之主虽然都出身庶族,然而孙权直接妥协,江东政治实为门阀制度的滥觞;刘备任用诸葛亮,以法治国,在限制了士族权利的同时实际上也是承认了士族的地位;只有曹操敢于不问当时基本与门阀高低挂钩的德行如何,以才举人,无疑是以一己之能独抗庞大的士族利益集团。三国志评曹操为超世之杰,所言不虚,曹操的识见和政治主张的确超出了当时那个时代。

可惜曹操的卓识远见并未得到传承,甚至没能坚持下去。在我看来,一心探索治国道路,为天下谋福祉的曹操,在建安十六年立曹丕为副之后就变了。是人之老矣、戒之在得,还是士族的强大压力已经让他心力交瘁,已经很难确定原因了。曹操死后曹丕继王位,陈群立九品官人之法,彻底背叛了曹操的唯才是举原则,霸道始终是曹操的霸道,而没能成为魏的霸道。

夏侯渊-虎步关右,白地将军

三国志和三国演义里,并看不出夏侯渊特别善射,日本的秘本三国志我没看过,不知道koei从98年的曹操传把夏侯渊设定为弓骑兵开始以来的夏侯渊是弓箭名手这个设定是有什么根据,还是单纯的因为他战死于另一个弓箭名手黄忠手下,当然黄忠在演义中才是弓箭名手,史书中也找不到什么痕迹。

史书中的夏侯渊,擅长的是急袭,军中有谚: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这个速度仅仅比虎豹骑追刘备于长坂的速度慢一点,考虑到虎豹骑是天下骁锐,百夫长补入只能当普通一兵,夏侯渊所部的急袭速度也是难能可贵的了。曹操也下诏褒奖:虎步关右,所向无前。然而夏侯渊虽勇,也有勇将常犯的毛病,过于任勇,不顾兵机。建安**三年,刘备军吹响北伐号角,股肱大员除了关羽和诸葛亮留守荆益之外尽在行旅。夏侯渊责在镇守,率张郃等与刘备军苦战连年,援兵未至,渐呈左支右绌之态,终于在建安**四年正月被抓准空档,遭黄忠击溃战死。夏侯渊死后两个月,曹操自至汉中,无奈刘备军大势已成,无力回天,又两个月后被迫撤出。

曹操援兵来的如此之慢,也许因为轻敌,也许因为相信夏侯渊,也许因为国内有更重要的事,也许因为年老有疾不乐远征,都有可能,但是为了引出关羽恐怕是游戏的夸张。不过事后的策令里,曹操评价夏侯渊本非能用兵也,军中呼为白地将军,下如此的盖棺论定,无论是为了遮羞还是为了鼓舞自军士气,曹操对夏侯渊有愧疚之情也是意料中事吧。

典韦、许褚-仗义每在屠狗辈,青史几曾书其名

观别人品评人物的时候,总见有人说赵云不过保镖之流,言语中菲薄之意一览无遗,典许二人乃是正牌保镖而不用以之流二字加之,则更加不值一提自是不在话下。然而保镖多矣,二人名垂于青史,列于三国无双可选人物,足见保镖和保镖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典韦是游侠出身,独身从军;而许褚则是庶族地主,归曹的时候还带着一族郎党。典韦编在战斗序列里,本职并不是曹操的保镖;许褚倒是归曹即入宿卫,但是也参与过战斗。二人的文化和战争艺术水平大概都不怎么高,但个人战斗力肯定都很强,都有先登战绩。无双世界里许褚是个胖胖的有点傻,成天惦记着吃的可爱角色,典韦则是相貌凶恶的壮汉。有趣的是这些特征在史书里都有记载,腰大十围——胖,力如虎而痴——傻,好酒食,饮啖兼人——能吃,最后这条能吃实际上是典韦的,但壮汉太能吃会影响身材保持,索性都给许褚了吧。

南朝陈庆之射不穿札马非所便,杀出了千兵万马避白袍的名气;倭将户次鉴连身有残疾不能起立,雷神之武威流传至今,二人得力于亲兵想必多矣,然而史书不传有力者其名。典韦许褚虽然没有治国安邦的才能,然而作为保镖足够忠诚——职业操守可靠,足够武勇——职业技能过硬,青史留名可谓幸矣。其实汉承秦制,皇权至上,给皇帝驾车的太仆,给皇帝看门的卫尉,皇帝的管家光禄勋,皇帝的库管少府就占了九卿之四,名爵并尊。然而发展起来渐渐名与实爽,九卿之尊当然不可能再亲自做这些琐碎的贱役,于是担任这些职务的多成了硕儒名流。这些人有可称道的事迹还好,倘若没有,看着不会驾车的太仆,不能格斗的卫尉也在史书里留下一笔,只能为那些于无声处推动着历史车轮的人发一声浩叹。

曹丕、甄姬-魏晋风流自此始,可怜鸳鸯不白头

看了曹操那段的看官可能会觉得我要贬曹丕了,不过我这人读史基本上都是挑可喜的地方,可气的地方自动过滤了。而且曹丕这皇帝在伟大父亲的阴影下的确也挺难当的,好的地方可以说是曹操给打的基础,不好的地方连托辞都难找。无双里曹丕是借老婆光登场的,这里不说历史大事,扯一扯这对贤伉俪的轶事。

曹丕是个妙人,他能文能武,文名虽不如老爸曹操,老弟曹植,但一部典论足以让他稳占中国文学史上一方重镇的地位,七言燕歌行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首诗。武倒不是上阵搏杀的刀马娴熟,而是击剑射箭,虽不排除对手拍马屁的可能,总之史书记载已有相当水准。曹丕同样好玩,飞鹰走马,弹棋纵酒,观舞奏乐,曹老板出门打仗,他留守邺城,颇有一帮哥们或者说帮闲陪他玩。曹老板虽然也有点风流气息,毕竟戎马倥偬,因此我觉得魏晋风流还是从曹丕开始的。

曹丕和曹植兄弟不和,很多人觉得曹丕狠毒,曹丕还有个哥哥,丰愍王曹昂。曹昂在宛城与曹安民、典韦一起为保护曹操战死时,曹丕才十岁,而曹昂在**岁被举为孝廉,死年至少**以上。两兄弟相差十岁以上,且曹昂一直是嫡妻丁夫人抚养,曹丕他妈武宣皇后卞氏当时不过是个倡家出身的妾,曹丕本来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因此他和曹昂大概感情就不错。后来张绣投降,曹丕追念兄王曹昂,建安十二年趁曹操北征乌丸的时候逼死张绣,又在建安**四年借魏讽案干掉了张绣的儿子张泉,张绣一家就此完蛋——呃,好像还是挺狠毒,不过这也是为了哥哥啊。

曹昂战死之后,曹丕顺理成章的成为世子,权利就大了很多,在他刚还没到十七岁生日的建安九年八月,曹操攻入袁氏老巢邺城。随军的曹丕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动机,去袁绍府中转悠了一圈,碰上了同样还没到当年生日的甄姬,不同的是甄姬当年要过的是**二岁生日。御姐少妇人妻的魅力岂是刚刚脱离正太阶段的小男生所能抵挡的,于是曹丕和甄姬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历史记载甄姬有三个哥哥,四个姐姐,这三兄四姐名字都一一记录在案,偏偏甄姬自己叫什么没记载,现在说叫甄洛或者甄宓的,那都是从小叔子曹植的YY作品中来的。曹植爱慕甄姬在现代也算是被津津乐道的话题了,无独有偶,某本黑历史记载道:曹公之屠邺也,令疾召甄,左右白五官中郎已将去。公曰:今年破贼正为奴。虽然老婆被自家人这么惦记着,曹丕倒也安之若素,直到建安十八年,另一个女人的出现。

这个女人就是郭女王,和甄姬一样,史书详尽的记载了郭女王一兄一姐两弟的名字,却没有记载她自己的名,说叫郭嬛的就更不知道是从哪编的了,但是记载了她的字,字女王,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相当具有创意和气魄的字。郭女王比曹丕大三岁,入曹丕东宫的时候已经是**八岁了,虽然不排除曹丕喜欢熟女口味,但是从当时的礼法来说,郭女王入宫的时候地位很可能是侍从女官——就是扫地阿姨之类的,而不会是给曹丕当配偶。但是想也知道,一个叫女王的女人会拥有多么可怕的心计,在帮助曹丕继位的同时,她为自己争到了后位,黄初二年,年仅三十九岁,也许还没有年老色衰的甄姬被曹丕赐死。死时以发覆面,以糠塞口,这应该是郭女王所特有女性的迷信,怕甄姬冤魂作祟。翌年,郭女王成功登基为后,再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